<menu id="11661"><p id="11661"></p></menu>
<output id="11661"></output><var id="11661"></var>
<acronym id="11661"><form id="11661"></form></acronym><acronym id="11661"><tr id="11661"><nobr id="11661"></nobr></tr></acronym>
      <output id="11661"><legend id="11661"></legend></output>
      <code id="11661"></code>

        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佩洛西竄訪臺灣戳破美西方“政治杠桿”騙局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席偉健 丨 時間:2022-08-25 丨 責編:郭素萍

        席偉健  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助理、副教授

        近日,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置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于不顧,悍然竄訪中國臺灣地區。佩洛西此舉至少在表面上沒有獲得白宮的贊許,甚至一貫對中國進行妖魔化宣傳的美西方媒體也鮮有贊同聲音。以《紐約時報》等為代表的西方媒體均認為佩洛西此舉非常任性,完全背離了美國“溫言在口、大棒在手”的“胡蘿卜+大棒”外交傳統。

        與美國聯邦政府和主流媒體態度不同的則是美西方國家的一些政客及其所操弄的組織。對于佩洛西的竄訪行為,中國以實彈軍事演習為反制手段,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嚴厲回應。對于中國維護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的正當行為,G7國家和歐盟則一致發表所謂“涉臺聲明”,暴露出其一脈相承的強盜邏輯。很顯然,這些美西方投機政客及其幕后勢力,還沒有適應本世紀以來新興經濟體崛起所帶來的國際秩序重組的新形勢。這些置本國民生福祉于不顧的政客,與其說是所謂民主國家的跟班,還不如說是使用戰爭手段都套利無望的跨國壟斷資本勢力的“乏走狗”。

        G7國家外長和歐盟糾集在一起發表的所謂“聯合聲明”,營造出一種逆人類歷史潮流而動且光怪陸離的政治景觀,其有三方面特征:一是表現偽女權主義的“二世祖花瓶政客”恣意妄為。自20世紀60年代西方民權運動興起以來,美西方國家政客們一直津津樂道于他們在支持婦女從政方面作出的努力。殊不知,如果深入研究這些國家的女性政客身份背景,不難發現,其所謂的平民身份都是相對于美國以“波士頓婆羅門”為代表的政治家族保守勢力而言的,跟廣大底層勞動者沒有任何關系。

        以佩洛西為例,她雖是“波士頓婆羅門”的圈外人,但卻是美國不折不扣的“官二代”,在她7歲時,其父就當選為巴爾的摩市市長,她也因此被稱為“市長的女兒”,并在20歲就獲得當時美國總統肯尼迪的青睞,被美國政壇視為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除了佩洛西之外,以歐盟議長馮德萊恩、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和德國外長貝爾伯克三人為例,這些女性政客在從政以前的人生軌跡都體現出西方“模范家庭好主婦”的特點,為其從政撈取足夠選民民意資本。

        而視其從政以來的所作所為,無一不顯示出讓民眾深感匪夷所思的做秀特點,作為政治工具而使用性別身份進行政治“碰瓷”的行為特征整齊劃一。尤其是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處處對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的言行舉止進行刻意模仿,殊不知,其正走上19世紀法國皇帝拿破侖三世拙劣模仿拿破侖的老路。

        二是表現為代議機構的“常青樹”壟斷政治權力。從佩洛西的從政經歷就可以洞察到,西式民主代議機構“走馬燈”換人的底層邏輯——從1987年開始,佩洛西就長期通過操弄選舉擔任美國國會眾議員,并獨霸眾議院議長職位長達15年,這個“民主黨永遠的花童”華麗轉型為美國政壇的“常青樹”,其中蹊蹺不可不察。在眾議員兩年任期和參議員六年任期的制度背景反襯下,這種超長待機的執政模式,在美國的民主體制內恐怕只有終身任職的聯邦法院大法官可以與之媲美,而對于操弄政治議題以服務于資本利益而言,大法官們則望塵莫及。

        三是超主權機構以犧牲除美國之外的成員國主權利益為代價來推銷、兜售美式民主制度及價值觀。眾所周知,從“歐洲煤鋼共同體”到“歐共體”再到歐盟,這個組織原本就是在冷戰時代,作為“經濟巨人、政治矮子和軍事侏儒”的歐洲諸主權民族國家在戰后訂立的區域經濟合作組織。后來考慮到政治和軍事戰略的需要,并且在美國的影響之下,遵循那個被沾染了美式屬靈主義政治病毒的“彈性主權觀”,以各自讓渡部分主權的形式而被捏合在一起的政治組織。

        本世紀以來,從2008年歐債危機的爆發到2014年以來的難民危機,都一再證明歐盟在不負責任的政客操弄下,其本質是一個不用對任何歐洲國家民眾福祉負責,而只對跨國壟斷資本利益負責的超主權、偽民主機構。反而是英國這個老牌帝國主義國家早就看出了歐盟成員國烏合之眾的本質,作出了通過全民公投來脫歐的決定。

        至于北約,更是作為后冷戰時代已經沒有戰略對手的“政治僵尸組織”,在美國政治勢力的滲透、操弄下,完全墮落為跨國壟斷資本的馬前卒,甚至還要推動全球地緣政治的“泛北約化”,對中俄等大陸國家加強戰略圍堵,成為影響全球治理與和平穩定的最大隱患。

        對于這三類政治景觀的出現原因,也可以做兩方面的解析:一是美西方國家曾經津津樂道的“理藩能力”出現斷崖式下跌。曾幾何時,以文明比較研究、考古學、歷史學、語言文字學科的成就為代表,西方國家憑借其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和高等教育科研領域的優勢,其高校科研機構和相關各類基金組織為其政府官員源源不斷地提供殖民地治理對策的智力支持,表現出了邪惡而高超的治理謀略。以所謂“阿拉伯的勞倫斯”為例,處于強盛時期的英國殖民主義勢力只要投入少許人力物力和財力,就能利用“政治杠桿”撬動受侵略的阿拉伯諸國的整體政局,實現自己的侵略和掠奪意圖。

        但是,時過境遷,隨著工業資本主義過渡到全球金融資本主義階段,西方國家的政壇乃至學術界都出現了精英替換現象。支撐西方國家“理藩能力”的人文學科和工程技術學科日漸邊緣化,服務于金融資本主義需要的管理學科、金融學科的精英人士崛起,就不可避免地導致其“理藩能力”弱化。近年來,美西方國家發現以前所使用的“理藩手段”越來越捉襟見肘,其經略前殖民地的行為動機越來越表現出短期投機的特征,戰略定力和耐力越來越差,不再愿意深耕那些前殖民地國家和地區,總是想使用諸如“顏色革命”等短平快的手段達到顛覆目標國政府、扶植建立傀儡政權的目的。

        今年年初以來,隨著俄烏沖突的爆發,國際地緣政治去杠桿化趨勢越來越明顯。拜登政府核心成員及其背后操控者基本無視基辛格這樣的資深政治家、米爾斯海默這樣的國際政治學術大師等人對于中美關系和國際政治所持的富有洞察力而不失智慧謀略的觀點,讓人不禁聯想起中國古典中《蹇叔哭師》的故事。完全背離本國真正的民主政治傳統,捐棄其賴以立國的政治智慧,大概就是美西方霸權斷崖式下跌的根本誘因之一。

        二是身份認同政治塑造出來的政治勢力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團尾大不掉。特朗普雖然被視為“政治素人”,但是其所主張的一些保守政治觀點,可能不僅為美國“紅脖子”民粹勢力所擁護,也開始為代表傳統工業資本的美國保守主義勢力所關注。身份認同政治原本是為了瓦解階級認同、破壞工人階級組織斗爭的具有“招安”色彩的宣傳策略,但是以操縱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的輿論導向為標志,身份認同政治的擁躉打著尊重民眾“選擇權”的旗號,徹底顛覆了美國傳統的自由主義政治秩序,通過國民教育的滲透和大眾傳媒的全方位轟炸,意圖抹平人與人之間在性別、種族、民族等身份認同之間的一切天然的常識性差異,打造“政治正確”的烏托邦,把這個超級大國推向政治虛無主義的深淵。反觀佩洛西、希拉里這樣的政客,正是50年來美國身份認同政治革命的最大獲益者,至于美國人民的民生福祉,則根本不在其政治考量范圍之內。(責任編輯:華章 安然  宇馨)


        網站無障礙
        男人边吻乳边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