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11661"><p id="11661"></p></menu>
<output id="11661"></output><var id="11661"></var>
<acronym id="11661"><form id="11661"></form></acronym><acronym id="11661"><tr id="11661"><nobr id="11661"></nobr></tr></acronym>
      <output id="11661"><legend id="11661"></legend></output>
      <code id="11661"></code>

        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丁剛:突破美國圍堵還要靠中國制造走出去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丁剛 | 時間:2022-08-26 | 責編:申罡

        文 | 丁剛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人民日報》原駐聯合國記者

        美國對中國制造的遏制已進入全面實施階段。

        美國的《芯片和科學法案》下達了攻占第四次工業革命制高點的“號令”,同時也是在全球范圍內對中國制造的“宣戰”。

        無論是高端還是低端,中國制造都在受到系統性攻擊。

        高端攻擊包括控制高端芯片對華出口,努力將中國的5G技術擠出全球市場;中低端范圍的攻擊則主要是針對新疆棉花、光伏等優勢產品。

        另一方面,美國繼續加緊對中企制裁,對中國商品實施高額關稅。寧可承受稅后高價的壓力,也要引導美國消費者、銷售商與中國產品“脫鉤”。

        如果中國不能盡快采取反制措施,很可能會失去相當份額的全球市場,并影響中國制造多年來在全球供應鏈中建立的重要地位。

        美國、歐洲,甚至日本和韓國,這些中國制造的主要出口目的地的政客們正在討論如何逐步減少對中國的依賴,還要提供優惠政策以鼓勵本國制造業回流。

        外企也在調整,以減少對中國的過度依賴。有的還采取了“中國+1”的策略——為在中國的工廠尋找“備胎”落戶之地。例如,越南。

        中國制造正處于鞏固在全球產業鏈中地位的緊急關頭。

        中國制造的特點之一就是產能大,否則也不可能是世界工廠,因此更需要有廣闊的外部市場。

        中國制造走出去受阻,有的企業不得不采取收縮策略。但收縮可能帶來的一個負面效應就是“內卷”。

        一個企業也許可以通過收縮“活下去”,但更多的企業要“活下去”,就不能大家一起拼收縮。

        對華為來說,收縮是一個選擇。但對中國制造整體而言,是怎樣通過拼爭而擴張的問題。

        更多的中國企業要“活下去”,就必須繼續堅持走出去,拼創新,拼市場。

        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告訴他的員工,他們應該關注利潤和現金流而不是收入,以確保公司的生存。他建議不要把錢花在非戰略機會上,而是不惜代價投資于戰略性的關鍵機會。

        對中國制造來說,堅持走向世界,擴大市場,鞏固地位,延伸鏈條,就是現時的戰略關鍵。

        全球經濟的下滑可能正是中國制造走出去的機會。

        服裝、打火機、雨傘、假花、自拍桿、手機、電腦……正是這些看上去似乎并不代表當今世界頂尖技術的產品,甚至在一些國人看來,多少有些微不足道的產品,保持著中國與全球產業鏈的緊密連接,支撐著中國在全球化中不可或缺的地位,鋪就了中國攀登強國高峰的一級一級臺階。

        沒有這些產品,沒有在它們背后奮斗的中國企業,中國制造向中高端的進取就會失去原動力。繼續鞏固這些產品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地位,就是為進一步升級提供動力。

        中國制造目前的地位來之不易,是改革開放的結果。要鞏固成果,反擊美國遏制,必須頑強拼搏,而不能只是一味退守。

        創新是一個重要的進取途徑,創新與走出去是相輔相成的。好的產品和先進技術的發展需要得到市場的認可,市場不是輕而易舉可得。有的時候要靠拼技術、拼質量或拼價格,有的時候必須采取更復雜的討價還價獲取,還有的時候必須要有國家層面的,甚至高層的支持。所以需要有更為全面的戰略安排。

        歸根結底,這將取決于我們如何脫鉤,如何與全球產業鏈和市場更緊密地聯系和結合。

        疫情期間中國出口的增加說明了中國制造的韌性。現在的問題不是世界不需要中國制造,而是比以往更需要中國制造,更離不開中國制造。所以,這是一個我們能否根據這種需要調整我們的布局與對接的發展戰略問題。

        一個流行的說法是,中國制造正在外移。但用“延伸”這個詞來表述更好,而且我們應積極主動地引領延伸。

        延伸需要有更精確的目標和更精準的投入。這包括通過“一帶一路”奠定的基礎,實施精準的制造業出口和轉移戰略。

        當企業把工廠搬到越南時,勞動力是轉移了,但生產鏈卻延長了。看看那些搬到越南的工廠,很多技術管理人員、生產設備、原材料和配件還是來自中國,不少產品也是為中國制造業配套服務的。

        越南不可能取代中國,在未來一二十年,全球沒有哪個國家能全面替代中國制造。但越南這樣的“后起之秀”有與中國制造和中國市場更緊密結合的需要。越南制造與中國制造有競爭的一面,但更多的還是共同發展的潛力。東南亞、非洲、拉美地區的很多國家與中國在經濟發展方面,都存在著互補互利互惠的關系。

        中國制造是用和平的方式走向世界的。這種方式決定了我們既要賣產品,也要將制造業的產業鏈延伸出去,要采取合作的方式。要爭取進入人家的市場,也要給人家市場。中國人要賺錢,也要給人家賺錢的機會。

        重復一個我在前文中提出的問題:我們已經有了一個龐大的市場和完整的工業體系,以及在全球范圍建立起的貿易網絡,為什么我們不能利用這些來建立一個更加合理和公平的產業鏈,從而實現對美國圍堵的突破呢?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
        男人边吻乳边挵